毛茸茸的好天气

而我只感到悲哀,为本应开在一个又一个四季的樱桃树

“我不喜欢就不许存在”是很标准的小屁孩想法。

潜台词是我即神,生杀夺予,全能无匹。

很标准的全能自恋,年龄段上讲基本属于儿童。

或者说自恋型人格障碍,年龄倒是不限。

但这次的共同点是优越感甚至并不来源于自身的品格或者某方面具备的优越条件。

一开始来源于拥有他们虚构光环的人,说是内心欲求的投射也并无问题。

而其后来源于借助举报所调用的公权力。

焦点不是明星,像是一个被人塑出来的偶像不会拥有神力。

某种意义上都是狐假虎威,借着虎啸山林时带起的风,狐自以为虎。

权力是个好东西,被看到是件是件好事情,不假思索,挥下大旗与冲锋陷阵,作为小团体表忠心并换取认可与追随的筹码。

可能是网络本身的非对面和一定程度的匿名本身有利于释放戾气,选择性接收信息加之抱团的需求也早早结束了自己熟悉人群中的沉默的螺旋,“大流”早已凝实,出于被厌恶的恐惧也只有追随,直到投入其中。

……总而言之翻了下这两天的微博,有点担心未来会变得麻烦。

有成人的能力和小屁孩的思维方式,小乔治能砍倒的可不只是樱桃树。

哪怕只是他眼里的“樱桃树。”

“只不过是樱桃树。”

无论他的父亲原谅与否,树都死了。

小乔治是诚实或是不诚实,树都死了。

无论他自己原谅与否,树都死了。

回忆倾向于自我美化,所以你看,小乔治是诚实的,他很多年后想起来说不定会笑着说起这段或者更多少不经事的过往。

小乔治确实长大了,他做的算是很好了。

你看,他记得,他知道做错了,他真的觉得抱歉了。

他没有忘掉,没有否认,没有试图说谎。

可是树已经死了。

在小乔治——也许我们该叫他乔治了,在他用“少不更事”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的那段过去,树就已经死了。

评论

热度(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