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茸茸的好天气

随笔

洗澡的时候稍微想了下如果变成百变怪大概会想要成为什么样子。

想变成不止八千里的风和港口的灯,想成为光搭便车去看爆炸最初产生的粒子和褶皱,想做棵银杏看朝暮数春秋第几处枝杈上有啾啾……

既想历遍人间事,又想成为最喜欢的那颗星星肉眼难见却又飞速地远离地球,于扩张中的宇宙看漫无边际的时空有多辽远又恒久,在人类无法理解的漫长时间后重新作为物质变成某个世界的构成,这一点点做了今冬寒冽的冷风被吸入肺中,那一点点是一尾巴别鱼鳞片的构成……

再过很多个很多个人类无法想象以至于数字变得毫无意义的多少年后,如果我们银河的太阳还没来得及将一切化为空洞,星星的骸骨于这遍布群星的墓葬之中,将会有新的什么存在生成。

物理常数与规律都不相同,不同的宇宙泡泡即使在各自边缘也不会重合,相融即是消融,也许躯壳之外仍处处是牢笼,辗转也即消磨。

那也想要走走。

未知即是引诱,似有塞壬歌声。

#总而言之我又不想做人了#